69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剑帝谱 > 第九十二章 怪事
    上次进入梁国境内,我和宁严走的是下阳关,这一次我们直接就进去了,不需要再从关口经过。

    当时虽然知会过梁王梁陌,但击杀七千多梁军的仇恨,绝对会在梁王心中留下芥蒂,保不准他会动什么歪脑筋。

    往浅了说,就算是梁陌可以对这种事情不在意,但他手下的群臣武将呢,这些人脾气绝对不小。

    一旦我们的行踪从一开始就泄露了,谁知道这些家伙会想出来什么缺德的点子坑我们。

    要是不小心被他们玩一手请君入瓮,那我们真是百口莫辩了!

    “师父,咱们不是去西天取经吗,怎么现在往南边走?”

    被八戒这样问一句,我还真是哑口无言了,这确实是一个问题,西天取经往南边走干什么。

    他刚这样一问,边上的大师兄毒蚀骨就出言补救,替我解围。

    “师弟,这就是你不懂了,降妖伏魔乃是我们取经人的本分,现在那边有妖孽出没,我们自然是要去的!”

    觉得他的说法补充地很到位,确实挺有道理的,我也是点点头,同时往妙成天那边看,我真的感觉毒蚀骨没疯,似乎一点疯疯癫癫的样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妙成天知道我疑惑什么,马上出言解释道:“李公子,师父他确实疯了,记忆上完全错落掉,其他的倒还是挺正常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紫霞,我是怎么跟你说的,不能没大没小,要叫师父!”

    我和妙成天都是一脸苦笑,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毒蚀骨是真的疯了,疯了、疯了……

    对毒蚀骨的话完全是深信不疑,八戒一阵点头,但又迟疑一下,笑道:“大师兄,那个诱惑师父的妖精我们还没有收拾呢,要不要现在回去降妖除魔?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居然还想着对付倩儿,我也是相当无语,只能出言解释道:“八戒,她不是妖怪,她是你们的师娘!你敢出手伤害师娘,休怪为师无情,将你逐出师门!”

    他倒是一脸惶恐,马上摇头。

    “师父,弟子有罪,弟子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见暂时将这家伙镇住了,我心中一阵暗笑,要是我一直装成是唐僧,想来就可以让麻生二角,也就是八戒为我所用,即便这是短时间里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入梁国境内,路上的人也多了起来,为了避免事故,我们这些人不再疾驰,而是买来四匹马。

    钱是妙成天出的,我身上没带钱,稍微值钱的就是羽帝金令和断掉的渊虹剑,毒蚀骨和八戒两个人就更不要说了。

    面对渊虹剑断裂,我也是大感意外与疑惑。

    我记得很清楚,古剑秋大师说过,渊虹剑是他的得意作品,模仿外宗创始人燕无敌前辈的剑。

    这种好剑居然会在我和八戒对招的时候断掉,感觉也真是太过离谱了,我们对招时碰撞的力道也不至于达到这种地步吧!

    将疑惑留在心头,我细究也没有想到太多的原因,只得暂且作罢。

    我们四人继续赶路,结果在半路上遇到一队兵马,打着梁国的旗号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,不像是梁国人!”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黑甲兵士横枪立马,止住队伍,同时对我们发出质问。

    我们这四个人里,除了八戒穿着一身兽皮,显得有些古怪,我们三个人的服饰和梁国人差不多吧。

    在梁国也没有不允许穿兽皮的说法呀,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不是梁国人,难不成是猜的?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我感觉相当古怪,跟着转头看看妙成天,想知道她是怎么个想法。

    她也是一脸茫然地回望着我,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喂,我在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在我和妙成天眼神交流时,兵士有了点不耐烦的感觉,手中长枪一转,口中一声逼喝。

    面对军士,我很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谦卑一点,并且对着他们拱了拱手,说道:“军爷,我们都是大梁人,您可不要搞错了!”

    说出这种话也是没办法,我不想在梁国太多生事,这样不利于我和梁千寻的接触,以及和梁王梁陌的协商。

    我想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但这些军士有点给脸不要脸的感觉,咋咋呼呼地喊道:“我看你们就不是什么好人,还想狡辩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喊也就罢了,但他还将手中的长枪往我胸前一刺,后面的军士也是长枪挑起,准备对我们四个人动手。

    什么叫兵匪一家,像这种草菅人命的军士就和土匪、流寇是一家的!

    如果我是一个普通老百姓,被他突然刺一枪,不死也要没了半条命,因为他刺枪可是没有半点留手。

    他给脸不要脸,我也不打算再等什么,抬手将他的枪头抓到手中,不让他收枪回去。

    跟我较了一下劲,见实在是扯不回去了,他很无耻地大喊道:“兄弟们,这些个刁民要造反,全给我杀了!”

    这些人这种滥杀无辜的事情绝对没少干,其他的军士听他这样说,愣是半点犹豫都没有,围堵上来,手中的长枪一阵突刺。

    他们是什么人,我们又是什么人,这种层级的较量根本是一点意义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杀了,把这些败类全杀了!”

    我一发出命令,毒蚀骨毫不犹豫地出手,就见他倏地从马背上弹起来,向前一突,一手将一名军士的头颅拍碎,鲜血与脑浆四飞。

    在他的掌下,军士头上戴的铁盔就和纸糊的没有任何区别,半点保护的作用都起不到。

    一下就死了两人,军士顿时有些慌张,知道自己招惹了不应该招惹的人。

    这会子,跟着毒蚀骨的八戒也出手了,杀起人来,他的动作可比毒蚀骨夸张得多。

    也是从马背上弹起来,身形灵活地像山野中的猴子,一段短短地匍匐,他就出现在军士的马匹下方。

    一声厉喝后,只见他两手抓着马腿,将一名军士连人带马举起来,重重地朝着人多的地方砸过去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后,军士和马匹砸在人群中,惨叫声,嘶鸣声,兵器铠甲碰撞声,穿刺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一下子带来的混乱导致不少军士发生误伤,死伤的人绝对不少于五个。

    毒蚀骨已经是厉害,八戒就更是厉害的不行,一些收不住的军士马上开始脚底抹油,跑了。

    和我僵持着的军士一阵惊恐,两只手都抓到自己的长枪上,牙齿咬得嘎嘣作响,真是使出吃奶的劲想把枪抢回去。

    任由这家伙拉扯着,我对毒蚀骨他们说一句,“徒儿们,这些人间妖孽一个都不要放过,送他们去该去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好嘞,师父您就瞧好吧!”

    虽然疯了,但这两个家伙对杀戮的狂热倒是一点不少,答应一声,马上腾出去截杀逃兵。

    妙成天也跟着过去,去帮帮毒蚀骨的忙,同时也是去补刀的,不让任何一个人跑掉。

    目光移回到这名军士身上,就见他双目中满是惊恐地盯着我,似乎下一刻就会跑掉,但他为了长枪,他还是咬着牙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对他的动机感觉很有兴趣,我也没有急着杀他,眼睛死死地盯在他身上,准备先攻破他的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牙齿咬得紧紧的,他手中不断收力,但被我抓在手中的长枪还是纹丝不动,他这时候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等他做出奋力一搏,不顾一切地大喊一声,身体同时往后一仰,借着身体上的惯性来扯枪时,我手上一松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将长枪扯动了,他脸上先是一喜,喜色还没完,他就惯性地往后仰到,从马背上栽下去。

    有种猫捉老鼠的感觉,我就静静地看着他,看着他从地上爬起来后,准备怎么办。

    就见他站定之后,双脚往边上错开,一个扎实的马步,长枪双手持拿,挺在腰间,一副要刺枪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倒是挺标准,可见这些军士经受的训练不差,但这也就是矛盾所在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真的接受了正统的训练,那“为兵者不可草菅人命、欺压平民”这一条他们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要是全天下的兵士都和他们一样,都不需要外侮,自己国家的动乱都足以导致亡国。

    我心中正盘算着,击杀军士的三人回来了,那数量不算很少的梁国军士死得只剩下这家伙。

    “师父,妖怪全让我和二师弟杀了!”

    一脸喜意,毒蚀骨回到马背上这样说道,他真是习惯齐天大圣孙悟空的身份,只要是我说是妖怪,他恐怕马上就过去杀了人!

    没有多说其他的,我只是点头,眼睛再看到面前这军士,看到他的长枪上。

    见毒蚀骨叫我师父,他的目光在毒蚀骨和八戒身上扫过,再落到我身上时,已经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毒蚀骨和八戒已经是无比恐怖,我居然是这样两个家伙的师父,恐怖程度可想而知……

    两条腿不断弹琵琶,握着枪杆的手也在不停地颤抖着,他看着我的目光不断闪烁,嘴里还咽了口唾沫,喉头滚动一下,心里绝对是怕得要死了!

    知道这是让他屈服的好机会,我对妙成天使了个眼色,她马上受意,一脚飞踢,将兵士踢得侧倒下去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对毒蚀骨或是八戒使眼色,因为这两个家伙疯了,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着长枪落到地上,我抬手将它吸过来,握到手里。

    爬起来后,那名兵士很不怕死地对我吼叫道:“把枪还给我!”

    他不叫也就算了,越叫我就越不可能把枪还给他。

    这家伙很怕我,很怕我会杀了他,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但他为了这把枪却不管不顾了,还冲着我大喊大叫,一副要过来跟我拼命的样子,这怎么可能没问题。

    手中长枪一个翻转,刺到他跟前,直指他的咽喉,我厉声问道:“这杆长枪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面对我的询问,他居然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,闭上双眼,头颅微微昂起,将脖子送到我的枪尖下。

    他摆出一副不怕死的样子,这倒是让我很头疼,这种顽固不化的家伙最难对付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将长枪撤回来,不再问他,自己观察这一杆长枪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妙成天马上去捡来另一杆普通军士的长枪,递到我手上,让我进行对比。

    对妙成天的机敏感到钦佩,接枪的时候,我对她报以感激一下笑,她也是回我一笑,跟着不在意似得摇头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两杆几乎一样的长枪,我的目光从头扫到尾,愣是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信邪,再看一遍,结果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不同,我真是一头雾水了!

    既然这枪没有什么不同,他死活要抢回这把枪干什么,为了这把普通无奇的枪,连命都不要,值得么?

    这时候,这军士一点紧张都没有,淡定地看着我,脸上甚至还有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淡笑。

    这种笑,想表达出来的意思绝对是嘲讽,而且他之前的紧张也不是假的,只能说明这枪确实有问题,可惜我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吐一口气,我把手中的两杆枪递给妙成天,说道:“你看看吧,兴许你可以有些发现。”

    等她将两杆枪接过去,我的耳边就传来那军士极为嘲讽地冷笑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死了这条心吧,就你们这些家伙,一辈子都不要想发现什么!我劝你赶快把我放了,否则日后追究起来,你们这些人难逃一死!”

    被这家伙几乎是在幻想地威胁一句,我还他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背后的靠山有本事杀了我们么?现在你的人,包括你全部死在这里,谁知道人是我们杀的!这只会成为一桩没有任何线索的悬案!”

    本以为这样说可以消减他的有恃无恐,但这家伙似乎一点也没有听进去,恬着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不愿意再啃这块硬骨头,也不愿意在这里耽误时间,我对抬起手来,凝出掌影,准备一掌了结他。

    “慢着,我找到了!”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会儿功夫,妙成天还真的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,出言对我说一句。

    军士脸色顿时大变,一脸的不可置信,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,死死地看着妙成天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,就见妙成天将两杆枪举起来,一杆枪的枪头往另一杆枪的枪头上一刮,喀嚓一声,一小块黑灰色的东西脱落。

    要不是军士脸上的表情就跟吞了苍蝇一样,我还真不敢相信这就是这杆枪隐藏的秘密。

    抬手接住妙成天抛过来的枪,往枪头上定睛一看,发现被蹭开的位置有些浅白颜色,和黝黑的枪体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而在那一小块浅白的位置上,隐隐约约刻着一个字,一个让我心中有了不安感觉的字。

    “那上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虽然发现了秘密,妙成天也没有第一时间看,等我看完后,她就问我一句。

    闻声抬头,我看着她,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地笑一下,缓缓说道:“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字?”

    追问时,她的语气中似乎没有太大的惊讶,可能心里有了之类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还真不是妙成天厉害,而是我显得有点愚不可及,被刮开那一点位置,除了会有字之类的东西,怎么可能会是其他的东西!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未完待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