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仙侠修真 > 书剑长安 > 第二十五章 包括我
    第二清晨,苏长安与古羡君众人一同来到了军营。

    西凉军与七家子弟的第四次大比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经历了四个月的高强度磨炼,这些七族弟子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    因为领悟天岚道蕴的原因,他们的修为可谓是突飞猛进,如今大都已经达到了太一境,甚至一些魂守境多年的年长者,也在苏长安的帮助下突破了问道,整个江东七族问道境的强者已经恢复了大战之前的水平,总计近五十余人,而这个数字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增加,当然,却极为缓慢。

    而西凉军也同样受益匪浅,在苏长安的帮助下,几乎全员繁晨境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都只是修为上的变化,对于七族弟子来说最大的变化应当是他们整体作战能力,虽然相比于西凉军依然差了许多,但却也算得上是一支合格的军队。

    此刻两军再次摆好了阵势。

    相比于之前那般的手忙脚乱,七族的弟子方面已经变得调度有序。

    苏长安与古羡君站于高台之上,看着斗志昂扬的两军,心里莫名有些欣慰,至少这些日子的努力并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“开战!”随着苏长安的一声令下,两边的擂鼓声乍起,两支劲旅便在那时朝着对方发动了猛烈的进攻。

    这一战倒不再似三个月前那般一边倒的情况,两支队伍打得有来有回,一时间甚至七族一方仗着人数与修为的优势压制住了西凉军。

    但是西凉军不亏是百战之师,在被压制的情况下,阵型不乱,且战且退。

    而反观看见胜利希望,以为终于可以摆脱洗衣之苦的七族弟子自然是势头大盛,乘胜追击,在这样的追赶中阵型自然就乱了,前军与后军严重脱节,却不自知。

    西凉军的统领准确的把握住了战机,他们前军猛地想起将七族的后军拦在外围,对冲在前面的七族前军形成了合围之势,以多打少,将前军尽数擒获。

    七族后军见此状,气势大跌,虽然还是极力反抗,但最后却难以扭转败势。

    此战最后还是以西凉军险胜告终。

    “何如?”在确认此战结束之后,苏长安转头看向一旁的古羡君。

    古羡君的眉头蹙起,她仔细的想了想,有些担忧的说道:“这般下去,下一次,恐怕西凉军就不是这七族大军的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苏长安的意图她看得极为清楚。

    苏长安所想的无非就是用西凉军磨砺这七族的弟子,让这支军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西凉军虽然是百战之师,但问题是,西凉军的士卒大多出身贫寒,底子相对于七族弟子要弱上许多,就算对战经验极为丰富,可是修为的差距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七族的弟子得到苏长安的天岚道蕴,进步神速,而西凉军却因为先天的各种原因,修为方面进步极为缓慢,这样下去,二者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。到时候一旦西凉军不是这七族的弟子的对手,失去了外部压力的七族弟子必然也会懈怠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些务必使得苏长安快速催生这支军队的速度放缓。

    似乎是看出了此刻古羡君心中的想法,苏长安笑了笑,对此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好了,此战西凉军胜,按惯例,上午修养,下午继续修炼!”他走到高台前,朝着台下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诸人闻言在那时或喜笑颜开或垂头丧气的散去。

    古羡君走到了苏长安的身侧,她看得苏长安似乎对于她的担忧丝毫不放在心上,她大抵也能猜到苏长安或许早已料到了现在的情况,心头也有了自己的想法。只是她想不明白,那方法究竟是何方法。

    因此,她看向苏长安,希望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这男子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什么都写在脸上的懵懂少年。

    她自然也就看不出什么,却也不愿意多问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她很聪明,因为有些事情终究见不得光,问了苏长安不见得会说,知道了,她也不见得就会开心。

    与其这般,倒不如安静的陪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他要普度众生,她便随他赴汤蹈火。

    他要屠戮天下,她便随他喋血而行。

    这般简单而已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吃过了晚饭,苏长安独自来到了七族弟子所在的大营。

    每一次大比之后,苏长安都会到来。

    所说之话不多,但却每每戳中七族弟子在对阵时的要害。

    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,因此在看见苏长安到来时,七族的弟子便极为自觉的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对于苏长安,七族之中除了楚家,大多数人对于他的感情都是极为复杂的。

    苏长安先后逼死了各族中的数位族人,又以极为强硬的手段逼迫六族屈服,甚至还通过征兵之事,压榨六族的资源。

    可同时,身在军营之中的他们又不得不承认,苏长安在指导他们修行方面可谓是不留余地,但凡疑问,皆是一一解答,也没有丝毫藏私的意思。

    或许连苏长安自己也没有意识到,这样恩威并施,已近帝王之道。

    诸人对他可谓是又怕又敬。

    不觉间,苏长安已经在他们心中占了极为重要的地位。

    苏长安沉着脸看着诸人,这些七族弟子解释低怂着脑袋,最初的激情过去,连续数次的失败,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苏长安对此也不点破,他张开嘴,说道:“其实,你们已经赢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让诸人皆是一愣,他们抬起了头,不明所以的看向苏长安。

    “西凉军已经从军多年,对战经验极为丰富,你们能在短时间里将他们逼到这样的地步,可以说已经大大出乎我的预料。”

    诸人闻言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苏长安的年纪看上去虽然与他们相仿,但却因为行事手段的老辣让诸人往往会忽视他的年纪,反而觉得他更像是一位严厉的长者。

    而若是没有记错,这应当是第一次,苏长安主动夸奖他们。

    无论心底对于苏长安多么的爱恨交加,但不可否认在听闻了苏长安的夸奖之后,这些七族弟子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之。

    “败,并不可怕。”苏长安继续说道,“我从长安到西凉,从西凉到北地,从北地到江东。准确的说来,我亦从来没有赢过。每一次,我都是如丧家之犬一般逃亡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们比我幸运得多,你们败,便只是败,而我的败,却需要那些我在乎的人付出鲜血与生命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可及时是这样我也未有想过放弃,我要变强,而你们也要变强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只有变强,你们才拥有与那些想要伤害你们与你们在乎之人的敌人对抗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儿,苏长安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当然,这些人中,也包括我。”

    那时,火光映着他阴冷的侧脸,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才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魔。

    双眸映火,猩红如血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