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大明妖孽 >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万家
    胡桂扬走到哪都避不开“神玉”两个字,听万贵提起,倒是一点都不意外,哈哈笑道:“万二哥忒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覃也说过不急,让我事后跟他交接,可我一想,咱们都是朋友了,何必再多一位中间人?不如胡老弟将神玉直接给我,了却此事。”

    万贵一脸真诚,胡桂扬忍不住想这个人到底是真糊涂还是假直爽,于是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吗?”万贵有点急了,“我万二不说是名满京城,多少也有几个人认识,我为人如何你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万家三兄弟,就属万二兄最为侠义,有扶危济困之名。”胡桂扬随口应道,他当然听说过万贵,对其为人却一无所知,向来也不关心。

    万贵脸上露出笑容,“扶危济困还在其次,那无非就是花钱,反正钱是朝廷赏赐的,用不着珍惜。我这个人最重的是承诺,说出的话泼出的水,一诺千金!”

    胡桂扬苦笑道:“你向覃太监许的诺,我还一个字没听过呢。”

    万贵大悟,一拍脑门,“是我鲁莽,自罚一杯。”

    胡桂扬陪喝一杯,两人刚放下酒杯,忽听得外面有人叫嚷:“开门!放我出去!混蛋小子!我家主人不会饶了你!”

    “皮六?”万贵辨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怪我,跟皮六爷开个玩笑,换过住处之后,将院门锁上,估计他这是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有趣,他算什么‘六爷’?你我称兄道弟,以后叫他‘皮六’、‘小六子’,既然是胡老弟的玩笑,那就多锁他一会。”

    皮明德不知道主人正与“混蛋小子”把酒言欢,叫骂一会也就闭嘴。

    “刚才说到哪了?”万贵问道。

    “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。胡老弟别多想,没有这份承诺,老覃求到头上,我也会帮忙,朋友之间若不互相帮一把,还叫什么朋友?但老覃自己说的,等到事态平稳之后,你会将神玉交给他,他再交给我,我再送给贵妃。”

    胡桂扬点点头,害怕引起对方的怀疑,所以一个字也不多说。

    “我一想,何必这么麻烦呢?你将神玉直接交给我不就好了?我保证你的安全,别说李孜省,就是整个锦衣卫与你为敌,我也一样保得住,我就不信谁敢闯进我家抓人。”

    胡桂扬又点点头,“贵妃要神玉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姐姐就是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。”见对方不太相信,万贵笑着补充道:“胡老弟别笑就行,据说神玉能够养颜驻龄,哪个女子不心动?”

    “神玉还有这等功效?头回听说。”

    “神玉嘛,什么功效没有?就看你会不会用、怎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,可见神玉在我手里就是浪费,因为我根本不会用。”

    万贵探身过来,亲热地拍拍胡桂扬的肩膀,笑道:“用神玉换取荣华富贵,就是它对你的最大用处。”

    万贵显然一点都不了解胡桂扬,挺直身体,大咧咧地说:“保护你的安全,只是一个开始,以后你的前途由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颗心算是踏实了。”胡桂扬管住自己的嘴,尽量少说话,多敬酒。

    万贵喝下一杯,正要开口,房门突然被撞开,一人旋风般闯进来,双手握着一根齐眉棍,“好小子,让你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皮六,你想干嘛?”万贵喝问。

    皮明德好不容易从小院里爬墙出来,第一件事就是来报仇,怎么也没想到主人竟然也在,而且与仇人同桌喝酒。

    “啊?我……我来给两位爷耍个猴戏。”皮明德这种时候反应倒快,立刻挤眉弄眼、弯腰缩颈,转动木棍,学戏台上的猴子耍了几下。

    胡桂扬大笑,拍手称赞,万贵这才收起怒容,笑骂道:“你会个狗屁猴戏?倒像是乌龟成精,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皮明德立刻退出房间,轻轻关门,站在外面一个劲儿后怕。

    “劣仆一个,万家衰败的时候,得过皮家一点帮助,要不然,早将他撵走。”

    “知恩图报,足见万二哥的仁义。”

    “嘿,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人家敬我一尺,我必还敬一丈。刚才说到前途,胡老弟是不是以为我在吹嘘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胡桂扬面露惊诧。

    万贵挥下手,“我们兄弟三人全是锦衣卫闲官,许多人以为我们万家没本事,其实是祖例如此,外戚不许掌印,否则的话,我早就……不说这些,我想说的是,万家并非没有高官,当朝首辅不就姓万吗?”

    “万安万阁老?”胡桂扬当然知道首辅是谁,但也知道这位万阁老与贵妃万家并非同族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是一家,论起辈份,他还叫我一声二叔哩,不过……”万贵压低声音,“这事也就私下说说,贵妃特意叮嘱过,首辅乃朝廷重臣,不可以子侄待之,所以见面时我还是叫他‘大人’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么深的关系,京城竟然无人知晓,万家果然低调。”

    “贵妃时常教导,不许我们炫耀。”万贵得意洋洋,“这回你信了吧,内有贵妃,外有首辅,万家至少保你一个实授千户,你若愿意去外地历练,指挥使乃至总兵,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胡桂扬拱手笑道:“从未怀疑。”

    万贵伸出手,“能给我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神玉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带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万贵也不知是怎么想的,竟然起身来到胡桂扬面前,腰间、袖口各摸一下,“真没带?你怀里好像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胡桂扬掏出来,“几两银子,别人送的一只木匣,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神玉呢?你藏哪了?”万贵甚至没注意到自己的无礼。

    “麻烦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麻烦,你说,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胡老弟还不信我?”万贵扬起眉头,对他来说,好话就是付出,既然付出就得立刻取得回报。

    “麻烦可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哈,只要是皇宫以外,没有我们万家解决不了的麻烦,实在不行,我让万首辅亲自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必。”胡桂扬笑道,心里已经想出一个主意,“是这样,神玉被人偷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怎么如此大意?”万贵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“万二哥休急,听我说完,神玉被盗乃是我的一计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万二哥想啊,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锦衣校尉,哪有本事保住神玉?所以故意将它被人盗走,让此人替我保存,等到需要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万贵倾身过来,在胡桂扬肩上重重拍了一下,笑道:“真有你的,‘此人’是谁?你确认他不会将神玉交出去?”

    胡桂扬摇头,“不会,此人贪图神玉,但又不知道神玉的用途,神玉在他手里只是暂存。”

    “别卖关子,究竟是谁?”万贵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梁秀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锦衣卫南司镇抚梁秀。”

    “跟内侍梁芳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没什么关系,倒是与东厂尚公沾亲。”

    万贵眉头微皱,“要是梁芳的亲戚就好了,我一句话的事,尚铭……有点麻烦,我跟他不是太熟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尚铭也没用,梁秀肯定不会承认盗走神玉,那等于承认欺君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欺君之罪?”

    “陛下也在寻找神玉,南司负责的就是这件事,梁秀拥宝自藏,不是欺君之罪吗?”

    万贵目瞪口呆,“原来陛下也要神玉……”

    胡桂扬终于明白东宫覃吉为什么要找万二帮忙,贵妃的这个弟弟对神玉近乎一无所知,只当它是一件宝贝。

    “神玉到手,献给谁还不是万二哥决定?”胡桂扬提醒道。

    万贵顿生欢颜,“是啊,我可以直接献给陛下……不对,让贵妃献宝,没准陛下愿意与贵妃共享,一块养颜驻龄,如此一来,我们万家更加稳如泰山。”

    万贵倒也不傻,突然疑惑地问:“你早就有神玉,为什么自己不肯献宝?”

    “没门路呗,我一个校尉,想将神玉献给到宫里,至少要经手五六级上司,最后还有我什么事啊?与覃太监结识乃是最近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多说,我明白了,找我就对了。”万贵豪气顿生,想了一会,“就算尚铭出面,梁秀也不肯交出神玉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敢,不交还好,一旦交出反而落个死罪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胡桂扬也不催促,等万贵自己想出办法。

    这一等就是一刻钟,胡桂扬快要忍不住了,万贵终于眼睛一亮,不等开口,又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胡桂扬只得开口提醒道:“或许可以直接将他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锦衣卫指挥使是个闲职,他未必听我……请不来就绑过来!”

    “万二哥高明。”胡桂扬赞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在我面前招供,他还是死罪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朝廷来说,私藏宝物而不上交,乃是死罪,所以梁秀必须抵赖到底。出了朝廷,并无死罪一说,梁秀只需要交出宝物就能免死,同时也少一个祸患,他为何不交?”

    万贵终于醒悟,“对啊,我将他绑来,但我不露面,找别人假装江湖好汉,肯定能让梁秀交出神玉,胡老弟妙计。”

    “万二哥先想出绑人之计,我不过略加修饰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相见恨晚啊。皮六!”

    皮明德听到叫唤,马上应声,推门进来,赔笑道:“老爷吩咐。”

    不等万贵开口,胡桂扬抢先道:“酒凉了,再去热热,有好菜也加几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。”当着主人的面,皮明德不敢造次,低眉顺目地过来收走剩酒,临走时才狠狠瞪客人一眼。

    胡桂扬轻轻向万贵摇头,等皮明德退出,说道:“此人不可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他虽然顽劣,但是忠心耿耿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他是忠仆,我担心会被梁秀认出来。万二哥不认识南司镇抚,他却肯定认得万二哥,没准连家里仆人都认得。”

    胡桂扬其实是觉得皮明德不堪重用,万贵听过却是哈哈大笑,“那倒是,我家的仆人出门不是骑马就是坐轿,能与官面上的人分庭抗礼,说过他们多少次,没人听。不找他找谁呢?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外人,最好不要让他知道绑人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万贵起身,“胡老弟放心,我有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愿见其详。”

    万贵却要保持神秘,微笑道:“你就在我这里吃好喝好睡好,等着好消息吧,无论怎样,神玉算你献的。”

    胡桂扬想的是越乱越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