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史前崛起 > 第195章 太江计划

第195章 太江计划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没人告诉鱼尾这条河里刚被用药麻了两次鱼,大鱼应该有,但不多。也没人告诉他,这条河里最大的鱼是鳄鱼。

    乌背想说,却被想看笑话的树皮等人拦住了。

    对部落的人来说,没有加入部落的人都无关紧要。加入了部落的人手指甲都比别人要值钱三分。被昊兴部落优待过的女人让人难于处理,就是因为她已经是自己人了。对自己人,一切都必须慎重。部落刻在石头上的那两条规矩,就是维护自己人利益的。谁也不敢轻视。

    鱼尾满怀信心潜入水中。在太江那等大江大浪里摸过鱼虾,对眼前这条小小的河流,实在没什么敬畏。而且,他也是个无畏的人。

    众人围在河边,等着他吃瘪上岸。之后好好笑话他一顿。不过让人惊异的是,他下水后,半天不见出水。

    根据王川在后世的经验,普通人闭气潜水的时间有一分钟算长的了,高手可能可以达到三分钟,再厉害的就没有见过了。这个鱼尾潜入水下之后,半天没有起来。虽然没有掐表,不过王川觉得七八分钟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不会潜水跑了吧?”众人议论。

    众人把目光投向乌背,乌背苦笑道:“他平日也没下过这么久的。这个时候也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留意水面。上船,看人到哪里去了,上游也去看看。”树皮招呼一声,几个孩子飞快抱着弓弩上了独木舟,上下划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在这呢。”很快有孩子发现下游几百米外一处河水翻滚不已。

    众人沿着河边赶过去,没过久便见到鱼尾浮出水面,濒死一般喘气。等在水面喘匀了气,他拖着一根绳子游到河边。一只两米来长的鳄鱼,被他绑了嘴巴、四肢和尾巴,如同一只待宰的猪一般拖上岸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,怎么没跟我说这里有大嘴怪?”鱼尾瘫在河岸上,无力的责怪。

    众人放声大笑起来,对这人的本事,满是敬佩。部落有这样的猛人,以后水下的鳄鱼也别想跑了。

    王川道:“乌背,这人归你管了。要是教不好我还打你家大黑。”

    这种水下蛟龙般的人物,有些脾气也是正常的。王川见他对乌背还有几分敬畏,让乌背带着应该能收服他的心。

    确认了这个人没有问题,还发现了这么个人才。王川心情不错。剩下的四个人怎么处理也变得没那么大压力了。

    这边正要往部落里走,有人替阿母传话来,道:“川长老,阿母说尚香已经入了族,就不应该怀疑她有二心。她说加入部落后,以前不管做过什么,都没有违背部落的规矩,都不应该追究。她让你把话问清楚了,就把人放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被怀疑的女人长得有几分姿色,和后世一个游戏的角色有几分相似,王川便在登记的时候随手给她取了个尚香的名字。

    王川正担心尚香的事情让部落的人产生分歧,阿母这般一刀切,倒是正合他意。牙伤的背叛让他在接收其他人的时候小心翼翼,但也不应该因此而因噎废食。阿母的做法,对稳定部落的人心和提高部落人的自信很有帮助。

    果然,王川这边把尚香放了。身边就传来一阵叫好。尚香哭哭啼啼给阿母去磕头的样子,让不少奴隶看得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当然,对这女人也不能放任不管。现在女人较多,她还没有婚配。当夜她便被树皮叫了出来,塞到一个空房间里,和她念叨了半天比虎还没有孩子的事情。晚些时候,树皮以川长老召唤的名义,也将比虎塞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女人知道自己的过往不清白,需要付出,拉着比虎苦苦哀求。比虎努力了大半年,他那个瘦高个的女人只是胖了起来,并没有孩子。也能猜到部落这般安排的用意,便将这个女人收了。

    从此,河部落第一个小老婆就此出现。

    处理了这两个嫌疑人,审问剩下三个人就没什么意思了。王川还想教一下几个头目严刑逼供的办法,但只是将这几个人拖到部落后面的森林里,还没有来得及怎么动手。这三个人就倒豆子一般全招了。而且说出来的东西也没什么含金量。

    他们是要打算理应外合的。但他们却连时间和接头的办法都没有约定。而且河部落关押奴隶的办法大大出乎了这三个人的意料。进来没几天,他们已然绝了要里应的想法了。理由很简单,第一,他们没办法对付看守逃出来。第二,河部落待遇好。

    王川弄出来的看守奴隶的办法,对后世的人来说到处都是漏洞。想玩个逃狱是分分钟的事情。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,这几乎就是万全的措施了。见识的限制,会让人产生很多盲点。

    河部落的奴隶虽然辛苦,但一天两顿却是实实在在管饱的。在这个温饱都不能保证的年代,就算是那些大部落也并非能人人天天有饱饭吃。管饱已然可以让很多人卖命了。三顿那简直就是天堂。三人在这里吃了几顿比部落还好的饭食,哪里还记得什么原来部落的吩咐?只想好好努力加入河部落吃三顿。

    问出这样的结果,大家都有些愤懑。昊兴捣乱大家忍了,但这派出卧底来了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进攻,这大家怎么还能忍?

    比虎道:“我们弄出集市来,方便他们,他们还抱着这样的想法,实在是过分。不如?”

    王川道:“大部落之间尔虞我诈也算正常。不要因为这些打乱了我们的步调。要是总顾着睚眦必报,我们也没什么时间发展部落了。当然,这些人如此过分,不让他们吃个大亏,怕是不会罢手的了。这次我们就给他们来个狠的,让他们长点教训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几个头目都兴奋起来,玩脑子什么的哪有动手砍人来得爽快?

    “怎么弄?怎么弄?我们这就去召集西牛部和巢人的人,一起把这两个部落灭了吗?”树皮最为积极的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川随手把他拍回去,道:“刚说了不要打乱了部落的发展。真要去灭人家部落,我们还能剩几个人下来?到时候就剩你活着,你给我种地还是给我打铁?”

    树皮缩了缩脑袋,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王川道:“我们还得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头目们都知道这个从长计议就是又要玩脑子了,都有些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王川不理他们的反应,理着思路道:“第一步,我想,我们该把划船的比试,改到太江上去。没理由让人家一大帮人来我们这小河里玩的……”

    太江?众头目的眼睛都瞪了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