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少年王 > 433 晋级五强
    飞刀陈这个对手,我从海选的时候就开始注意他了,一手飞刀确实耍得不错。我眼睁睁看着他从一百多人之中脱颖而出,继而在十强赛的争夺中杀死洪家的三少爷,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,很不容易,也很有实力。

    张健覆灭以后,李皇帝把选择投向了我,遭到我的拒绝以后,飞刀陈又成了他的目标。飞刀陈确实很强,也难怪李皇帝会选择他、器重他,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,李皇帝应该和他说过,只要在拳台上将我杀死,那么我的地盘都将归他所有。

    所以,飞刀陈对此战特别重视,也很有耐心,表现非常沉稳,从一开始就没有轻视我的意思,一丝不苟、一心一意地想要将我击杀。在这点上,他倒是比那个狂妄的张健可强多了,

    不可否认,比武进行到现在,身上有伤的我,一直就被飞刀陈所压制,使出浑身解数也只能避开他大部分的攻击,平均四五刀内总要中上一两刀,已经是板上钉钉的规律。

    而对我来说,既然一定要挨他几刀,自然尽量避开自己的致命部位,转用胳膊、大腿、脊背这些算是比较强壮的区域前去抵挡。我一直在等,等飞刀陈用尽飞刀的一刻。

    飞刀陈之前的几场比赛,我都有认真观看,一直弄不清楚他到底有多少飞刀,总觉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似的。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他身上满共就这么大地方,柳叶飞刀就是再窄再薄,也装不下多少的。直到他和洪家三少爷艰苦一战,将自己的飞刀倾囊而出之后,我才终于知道了准确的数量。

    四十七支,一共四十七支。

    就如之前所说,李皇帝如果给我安排了其他对手,或许我真就要弃权了。但飞刀陈,我总是想试一试的,所以从一开始,我一边佯装攻击,实际在保存体力,一边数着他的飞刀,他一边射,我一边数。

    直到他射出四十七支以后,我的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,眼睛也直勾勾地盯着他的手,看到他随手一摸,却空空如也之后,我就知道,成了!

    所以我立刻摘干净了身上的飞刀,又拿出了藏在怀中半天的三菱刮刀,浑身的杀气也随之暴涨,目光更是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威压,如同一头即将咆哮山林的脱困猛虎!

    而台下的众多观众,在看到这个场景以后,也是纷纷瞪大了眼睛,一个个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。大家也都不是笨蛋,一看就知道我刚才是在隐忍,直到飞刀陈已经手无飞刀之后,才摸出了自己的武器准备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所有人的热血都被点燃了,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激情澎湃起来。我的人气本就不低,之前大家以为我输定了,所以才一个个无精打采,对这场战斗不抱什么期待。突然看到这样的峰回路转,可想而知他们是多么的兴奋和激动,一时间里整个地下大厅再次响起了他们山呼海啸一般的喊声,几乎所有人都为我加油,为我呐喊,为我助威,为我疯狂!

    冯千月直接兴奋地站了起来,一张小脸因为激动而变得红扑扑的,她把双手竖成喇叭状放在嘴边,冲着台上的我大喊:“王峰,加油……”

    蚊子他们也是一样,一个个都站了起来,手舞足蹈地为我加油助威,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疯狂。而台下正中央的观众席上,龙王、蜘蛛,以及一众家主,都是目瞪口呆的模样,龙王愣了一会儿之后哈哈说道:“没想到王峰还有这手,看来我今天要赚大了!”

    而李皇帝,则微微皱起了眉头,以他极强的控制欲,显然很不喜欢出现计划之外的事。

    一众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中,站在我对面的飞刀陈,显然也明白了我的用意,眼神中也迅速闪过一丝慌乱。不过他也算是身经百战,没有被现场的轰乱声所影响,人也迅速变得沉稳下来,并且立刻扑向地面,准备拾起几支飞刀,重新再战!

    而我,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,甚至又付出伤痕累累的代价,我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就不会再给飞刀陈任何的机会。在他动了以后,我也立刻动了起来,之前我一直都在保存体力,现在已经到了彻底爆发的时刻。

    我如猛虎下山一样,浑身的气势一层层爆开,身子则飞一般冲向飞刀陈,在他扑向地面拾捡飞刀之前,就将三菱刮刀狠狠捅向他的胸口。他为了不死在我的手上,只能直起身子勉强应战,然而失去飞刀的他,如同失去了两条臂膀,在我狂猛的攻击之下迅速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进入十强的每一个选手,我都仔细地研究过他们的优缺点,飞刀陈的致命缺点和赵雪晴一样,就是太过于依赖自己手中的武器,其他方面的技能则很孱弱。不像我,既打得了拳,又踢得了腿,还能用刀和用棍,不敢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起码来说会的东西还挺多的。

    当然话也分两头说,究竟是“技多不压身”好,还是“专精一项练到巅峰”好,还得分不同的场合才能评价。起码现在,失去飞刀的飞刀陈,只能做我的砧板鱼肉!

    不过,我本就有伤在身,又挨了不少飞刀,其实身体也到了崩溃的边缘,所以必须要一鼓作气直至将飞刀陈拿下,否则再拖延一会儿,胜负又要变得不可分了。

    我使出浑身的力气,并且调用了体内的龙脉之力,疯狂地冲向飞刀陈,将手里的三菱刮刀削、捅、刺、砍向他。飞刀陈没有飞刀护体,只能仓皇败退避让,在我狂猛的压制下毫无还手之力,和之前被飞刀逼得到处逃窜的我一模一样,只是现在完全调了个个,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也不过就是如此了吧?

    台下的欢呼声一阵比一阵烈,这些声音如同我的冲锋号角,让我越打越有力,越打越顺手。很快,我手里的三菱刮刀就在飞刀陈的身体各处都造成了严重的伤,并且将他逼到了拳台边上,他的后脚跟抵在了护栏上面,已经退无可退,如果不是为他专门设置的木板,他就要掉到台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他来说是祸,而不是福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我把三菱刮刀调转了一个方向,将我体内的憋屈和怒火彻底释放出来,将手里的家伙狠狠捅向飞刀陈的肚子。飞刀陈想用手来抵挡,但他的血肉之躯,又怎么能够阻住利器的锋芒……

    这一刹那,飞刀陈的目光里充满了绝望和痛苦。“噗”的一声闷响,三菱刮刀已经没入他的腹中,他的双手紧紧握着刀柄,似乎还想做最后的挣扎。但随着利器搅动、鲜血弥漫,他的力气渐失,目光变得黯淡,人也渐渐地、渐渐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飞刀陈以为我会一不做二不休地把他杀了,倒下去后眼睛还看着台下的李皇帝,显然在向李皇帝求救,而李皇帝则把眼睛闭上,连看都不愿看他。

    以李皇帝的性格,当飞刀陈作战失败以后,就已经被他给抛弃了。

    不过,飞刀陈误会了我,虽然他一心想把我给杀了,但我其实根本没打算要他的命。我抽出自己的三菱刮刀,往后退了几步,立在台边。与此同时,裁判扑了过来,趴在飞刀陈的面前倒数起来。

    从十数到一,飞刀陈都没能再站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这一刀,伤得他实在太重,我不出手归不出手,一出手就一定会让他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裁判站起身来,立刻冲着众人宣布本场比武的获胜者是我,并且恭喜我成为今晚最后一个晋级五强的选手。这一瞬间,台下再次响起排山倒海的掌声和欢呼声,他们声嘶力竭地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,冯千月和蚊子他们也像疯了一样地大声叫着,整个大厅都沸腾了,满场声音震耳欲聋,简直比跨年夜还要开心。

    就连台下的龙王,都嘻嘻哈哈地数着自己手上的钱,他可真是赚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又赢了,我的神话和传奇,也得以继续保持下去。我站在台上,冲着观众傲然挺立,手上的三菱刮刀还在往下滴血;我的身上,也散发出前所未有的王者气息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,飞刀陈被送到了医疗室里,而我也被拉过去做了一下简单的包扎。王公子因为肩膀穿了个大窟窿,也在医疗室里接受治疗,他通过实时转播的监控屏幕看完全程,在我进入医疗室后,王公子立刻跳了起来,大声对我表示恭喜。

    “太棒了!”王公子大叫:“王峰,你那一招耍得实在太帅,怪不得你不肯加入我家,你这样的人才怎么肯屈居人下!”

    王公子激动地都前言不搭后语了,我都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,但他是真心为我感到开心,我能体会得到,同样也很开心。在王公子向我表示庆祝的时候,受了重伤的飞刀陈就躺在一边的手术台上,他面色发苦、目光黯然,整个人都呆呆的,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怎么输的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这你就郁闷了?接下来还有更让你郁闷的事。

    经过简单的休整以后,我和王公子便一起出了医疗室,准备去参加今晚五强赛的闭幕式。其实以我现在的伤,最好还是留在医疗室里养着,不过想到自己可能是本次比武大会最后一次站在胜利的舞台上了——今天晚上能够打败飞刀陈,是我的精心策划和步步为营,接下来的比赛就完全没把握了,无论碰上谁都是个输(除非碰上冯千月,但那是不可能的,李皇帝肯定不会这么安排),所以便强撑着伤体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主持人的召唤下,晋级五强的选手已经挨个走上台去,分别是冯家的冯千月,岳家的闪电,葛家的葛平,王家的王子文,和我。这五个人里,除我以外,其他人都是家族子弟,出身草根的我能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,实在是很不容易,也是之前的比武大会绝无仅有的。

    我绝对是众多草根心中的骄傲,他们每一个人都为我感到自豪!

    所以可想而知,在我登台以后,全场再次爆发出几乎山崩地裂的欢呼声,每一个人都像欢迎英雄一样欢迎着我的出场。这排场,这阵势,这震耳欲聋的声音,几乎要把整个皇家夜总会给掀翻了,也就是现场不能放炮,否则他们就是拿出一万响的鞭来点燃,我都不觉得稀奇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当然也很开心,这种被人捧上云端的感觉,又有谁不喜欢呢?

    冯千月更是高兴坏了,在台上就拉着我的胳膊不停对我表示祝贺。冯千月和我有暧昧关系的事,省城道上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,所以对这个场景也是见怪不怪。更何况我出身草根,要是能取代刘公子拿下冯千月,那就更是众多草根的骄傲了,他们巴不得我可以逆袭刘公子,这种癞蛤蟆啃到天鹅肉的戏码,可以让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品到快感。

    台上,王公子和冯千月一左一右站我两边,像是我的两大护法。而闪电和葛平,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,一个个表情嚣张地要死。尤其是,现场因我而起的欢呼声不绝于耳,大大抢了他们这些家族子弟应有的风光,他们觉得和出身草根的我站在一起简直是种侮辱,所以根本就不给我好脸色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看不起我,我也不在乎他们,爱谁谁呗。

    聚光灯下,我们五个站成一排,主持人又发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,点评着今晚的每一场战斗,顺便将我们五个吹捧一把。等他说完以后,按照惯例,比武大会的组织人,李皇帝也登了台,挨个握我们的手,向我们表示祝贺,再次夸奖我们是省城的未来和希望。

    ——这句话他从二十四强就开始说,一直说到五强,真不觉得腻吗?

    李皇帝慈祥的面容、和煦的微笑、真诚的话语,无一不说明他是位惜才爱才的敦厚长者。但我和冯千月、王公子三人却知道他的心有多毒、多黑,所以在他向我们表示祝贺的时候,我们也只是应承他罢了。

    李皇帝来到我的面前,说着一模一样的话,不过语气要淡漠许多,连续两次都没把我杀掉,他的心里估计已经恨得牙痒痒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李皇帝便做了今晚的总结,说每一场比赛都很精彩,希望我们再接再厉,接着便宣布今晚的比赛到此结束,三天以后继续进行。和五强赛的时候一样,我们晋级的选手有三天的休息时间,当然也是老规矩,只能呆在皇家夜总会,哪里都不能去。

    当然,在众人离开之前,我们还是能和自己的亲友团说说话的。

    我们五人下台以后,便被各自的亲友团包围住了,我也和蚊子、老酱他们碰了个头。老酱已经把李皇帝的事情和蚊子说了,在向我表示祝贺之后,便问我接下来准备怎么办,是退出比武大会,还是向李皇帝投诚?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,我已经和冯家的家主冯天道达成同盟,还有王公子也是我的忠实盟友,我们会想办法阻止李皇帝的疯狂计划,让他们暂且稍安勿躁,听我吩咐就行。

    我和冯天道在一起坐了一晚上,他们看得清清楚楚,当然相信我说的话。至于王家这边,王老爷子虽然还不知道(不过发生周豪的事以后,我总觉得以这老家伙的狡猾,或许已经猜出一些事情),但王公子好歹也是王家少主,还是拥有一定话语权的。有这两个盟友,大家的心也踏实不少,自然全照我的吩咐去做。

    说完这事,我又对老酱说:“这两天辛苦你了,我知道抓到旱烟老头,肯定费了你不少心力!以后张健的地盘,归你统领!”

    旱烟老头之前辅佐张健,也是个挺有脑子的家伙,论智商应该不比老酱差,否则也不会野心勃勃地要取代老酱了。老酱想要抓他,可谓难如登天,更何况还是跑到两百里以外的小山村,连续奔波了几天几夜,才终于得手。而且老酱掌握消息以后,一步都没停歇,就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,连个热水澡都没洗,就来和我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头发乱糟糟的,衣服也灰不溜秋,身上还有斑斑点点的伤,其中艰辛他虽然都没和我说过,但我也能想像得到。我很感动,也很开心,当初将他收下,真的是个明智的选择,所以对他表示一定嘉奖,也是我这个老大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在我做出决定以后,蚊子他们纷纷对老酱表示祝贺,老酱的眼睛都红了,布满皱纹的眼眶里面含着热泪,激动地说:“峰哥,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,您实在不用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我拍拍他的肩膀,认真地说:“赏罚分明,一直是我的做事原则,在我手下只要好好干,一定会有出头之日!这次你立了大功,对你进行嘉奖也是应该做的,你就不用再推辞了!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说出口,老酱的热泪直接就滚下来,甚至双膝一弯,就要朝我跪下。我赶紧扶住他的双肩,说老酱,咱们都是兄弟,你这是干嘛?

    老酱激动万分地说:“峰哥,我这辈子做出的最好决定,就是跟了你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老大,我就是粉身碎骨,也难以报答你对我的恩情!我老酱在此对天发誓,我一定一辈子都效忠您,生是您的人,死是您的鬼!”

    我扶着他的肩膀,笑呵呵说:“你别着急发誓,我还有件更重要的事交给你做,这件事可比去抓旱烟老头更难,而且你务必要做好!”

    老酱立刻抖擞精神,认真地说:“峰哥,你讲,刀山火海、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我把老酱叫到一边,压低声音说道:“今晚飞刀陈败给了我,以李皇帝的性格,肯定已经抛弃他了。而他出去以后,又势必会遭到洪家的报复,你要想办法救出他来,而且必须不着痕迹地救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你干的!”

    我顿了顿,又说:“而且,必须要在他山穷水尽、走投无路的时候再救,这样他才会对咱们感恩戴德!”

    飞刀陈被李皇帝所抛弃已成定局,而飞刀陈之前杀了洪家的三少爷,洪家肯定不会放过他的,李皇帝则不会出手相救。对飞刀陈这个人,我还是有一定好感的,他那一手飞刀绝活实在耍得漂亮,绝对是个难得的人才,而且他的人品也并不坏,从他发刀之前先提醒人就看得出来。所以,我还是希望将他拉到麾下。只是,觊觎他的家族多了,要是不费点功夫,肯定难以将他驯服。

    这事还是挺难办的,需要精准的判断和精密的筹谋,每一步都不容出错,而且需要绝对保密。比起寻找旱烟老头更难,有勇无谋的蚊子肯定办不好。蚊子嘛,我并非看不起他,只是他太年轻,冲锋陷阵可以,这种需要斗智的事还是算了,所以还是要需要给老酱去做。

    老酱是个聪明人,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,立刻重重点头:“峰哥,我明白了,我一定会做好的!”

    我很相信老酱,越用他越觉得顺手,同时再次感慨当初收下了他,真是我这几年做过的最好的决定之一。我拍拍老酱的肩膀,说好,你去吧,办成以后记得给我打个电话!

    老酱和蚊子他们向我告别,便朝大厅出口走去,我目送他们一直离开。这时候,大厅里面已经没多少人了,已经有工作人员开始打扫卫生,我正准备回到休息区去,只听哗啦啦的脚步声响起,一帮人又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转头一看,原来是冯家的人。冯天道带头,冯千月和疯牛分居他的左右,身后是其他冯家的汉子。我知道,冯天道一定还有话要和我说,所以我就站住脚步,定定地看着他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