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华锦里 > 第637章 多管闲事
    第二天的朝会上,在例行的启奏之后,就迎来了疾风暴雨的参奏。

    首先是武将那边,走出了一个勋贵。

    “秉圣上,臣参奏先锋将军周将军,刚愎自用,好大喜功,导致战役损失严重,致我八千骑兵丧生,恳求陛下罢黜周将军官职,宣调回京,接受处罚。”

    又一个武将出列,这人倒不是勋贵,“启禀圣上,臣参奏先锋将军周将军建功立业之心迫切,不顾我大夏军士安危,致我骑兵损失严重,恳求陛下罢免周将军一切官职,终身不得恢复原职。”

    毅勇侯出列参奏,“启禀圣上,臣参奏先锋将军周将军纸上谈兵,不听劝告,肆意妄为,导致我方大败,恳请陛下罢黜周将军的官职,按律处置。”

    很多武将都出列参奏周廷昱,这其中,有真的是心痛那八千骑兵之死的,也有受人指使,为了派系之争的,更有对周廷昱领军能力怀疑的,总而言之,以前周廷昱在武将中留存的好印象,都因为这一次败仗而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不少积年老将都觉得五皇子实在是儿戏,也不适合继续留在军中,那些真正心怀军士的武将,怕周廷昱继续留在军中,那些精锐之师会被他祸祸掉。

    其中武将里面,又隐隐以毅勇侯等人的参奏最为犀利。

    按律处置,这可不是小罪过,要不是周廷昱是五皇子,换一个武将来,最低也是收押监牢候审。

    大家只是顾忌着陛下的面子,没有说得太过强势,但是这种隐晦而又完全合情合理的请求,反而让人更加为难。

    毅勇侯,乃三皇子的岳父,当初舒嫣华在大街上遭遇伏击刺杀,周廷昱一怒之下带兵搜查高门大户,其中就有这个毅勇侯府。

    当时两人交恶,这次周廷昱落难,毅勇侯又怎么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?

    只是他是三皇子的岳父,倒不敢直接就跟周廷昱撕破脸皮,否则很容易被认为是三皇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他这种直刺红心的做法,也够周廷昱难受的。

    等武将那边参奏完了,文臣这边有着短暂的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无论是太子殿下,舒鸿煊所在的师门,亦或是周廷昱外祖父、褚天逸的祖父,这四人背后所代表的文臣势力,占了朝堂上近乎七成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文臣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但终究是有人不属于那七成里面的。

    文臣中走出一个国字脸的文臣,他走到中央,高举玉版,高声道:“陛下,臣有奏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投在这人身上。

    二皇子看了这人一眼,微微低垂了眼睑,眸中闪过一抹得意。

    三皇子面上情绪一如既往,看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微臣承蒙陛下厚爱,忝为御史左中丞,以典正法典,监察内外官吏为己任,故,臣参奏先锋将军周将军。

    周将军于边城之外与突厥作战,大败,致八千骑兵遭遇埋伏而死,此乃我大夏之巨殇。

    臣不在边城,亦不是领军作战之人,更不懂兵法,无法得知当时谁对谁错。

    再有,将在外有所不受,既宁国公为主帅,亦同意作战之法,可想而知周将军领军应当有可取之处。”

    当出列的御史左中丞高大人一开始出列的时候,不少文臣心中暗暗叫糟。

    高大人秉性端正,风光霁月,高风亮节,不朋党不营私,不畏强权,哪怕婉皇贵妃家的亲戚犯了罪,也敢当场参奏婉皇贵妃一个监管不力、包庇纵容的罪名。

    曾有人因家中子嗣犯了律法,被高大人知道了,唯恐高大人会铁面无私参奏,连夜给高大人送礼,结果高大人礼收下了,第二天带到了朝堂上,连带的将送礼的也给参进去了——包庇子嗣犯罪,不思教诲反以受贿御史以此来逃脱律法,证据确凿,罪加一等。

    那送礼的那位大臣,当场脸就绿了,回去就把自己那个闯祸的儿子给揍了一顿狠的,也就是那一次之后,权贵们都知道,高大人是个硬骨头。

    犯事不要紧,只要不犯到高大人手中,那一切好说。

    高大人实乃是朝臣当中的一股清流,深得承德帝的信任,如今见他出列,就知道周廷昱摊上大事了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、舒鸿煊等人都开始心焦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高大人所言,怎么听着似乎是在为周廷昱开脱一样?

    太子殿下微微眯了眯眼,二皇子蹙了蹙眉,三皇子眼皮跳了跳。

    “然...”

    这个字一出来,二皇子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气,很好,他就知道高大人不会让自己清正廉明的名声有损的。

    “然八千骑兵伤亡乃事实,另臣昨日归家,途径街道胡同,处处听闻市井之中留有传言,言指五殿下此举乃只顾一己私利,为抢功劳,排除异己之法。

    更有传言,指五殿下此举实不下于通敌卖国,更有五皇子妃往边城送物资,乃帮凶之言。

    臣奏请陛下,宣派清正廉明之臣,前往边城彻查此事,如传言属实,应当将五殿下缉拿归案,按律处置,皇子犯法亦与庶民同罪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眸中的得意之色顿时僵住了,就是三皇子也愣了愣。

    高大人确实如他们所料的那样,参奏小五通敌卖国,可是却出乎他们意料,要父皇抽调人手去调查此事。

    多管闲事!

    二皇子心中暗暗大骂,你一个御史左中丞,参奏是你的本分,参奏就行了,何故多此一举?

    一旦父皇真的抽调人手去调查此事,小五还能有什么错?

    没有人比二皇子和三皇子更熟知着当中的内情了,此时二皇子心中不免埋怨起三皇子选高大人来做棋子了。

    一个不听话的棋子,能毁了一盘棋局!

    舒鸿煊倒是眸中闪过寒芒,不是为高大人参奏妹夫,而是高大人言语中提及的,说妹妹送往边城的物资是为通敌卖国的帮凶的传言。

    没有人比他清楚妹妹送往边城的是什么,什么时候送药材都能成为通敌卖国的罪名?

    至此,太子殿下和舒鸿煊都明白,看来是有人想要给周廷昱安上通敌卖国的罪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