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穿越之娱乐香江 > 1960【痛宰一刀】(求订阅)
    搭乘最近一班飞机飞往美国,又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,夏天等人终于平安抵达洛杉矶。

    出了机场之后,夏天马上打电话回香港,

    “夏先生,您现在在哪儿呢,我一直都联系不上您。现在的情形很糟糕呀!”周梁淑怡接到他的电话,顿时欣喜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抵达美国,一出机场就给你打电话了。”夏天笑道,“不要担心,有我在,一切都ok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去美国了?!”周梁淑怡一愣,“也好,您在那边有势力,倒是不必担心会受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不说我了,说说香港的情况吧。”夏天纠正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嗯,夏先生,现在香港的情况很不好。

    警方对外发声明,说咱们的天下基金涉嫌洗钱,目前正在接受调查。并认为您有重大的涉案嫌疑,要求您马上来警局协助调查。而且还已经向您发出了传票,要求您在两天之内,必须要来警局报到。

    有好几家媒体也报道说,天下基金亏损严重,您已经携带巨款潜逃,还说投资者都有血本无归的风险。

    警方的声明和媒体的报道,都造成了投资者的恐慌。目前我们已经收到很多赎回申请,他们都说宁愿不要利息,也要先保住本金再说。经过我们的统计,赎回资金数量已经接近千亿港币。”周梁淑怡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想赎回是么,让他们慢慢等着去吧,就说基金正在被调查,账目底册都被警方带走了,没法办理赎回手续,让他们去找警方负责吧。”夏天一听,冷笑着道。

    他用天下基金募集的三千亿港币资金,早就已经投资出去了。东京的地产,美国的股票,中东的油井,东德的马克,内地的基建……样样都是钱。

    原想着可以借鸡生蛋的,但是现在鸡窝刚建起来,他们就想把鸡都抱走,哪有那么容易的。夏天属饕餮的,现在钱已经进了他的口袋,再想要往回掏,没门儿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,您这个理由……”周梁淑怡听完之后哭笑不得,都觉得夏天这个理由实在有些无赖。

    警方虽然把基金的账目底册都带走了,但也不是不能办理赎回手续的。夏天这一做法,摆明就是耍赖,就是不想还钱。不过她虽然感觉如此,但不好意思明说罢了。

    “无赖是么。”夏天却是直接承认道,“那也没有办法。那三千亿港币我都投资出去了,除了投资的股票可以马上套现外,我投资的地产、油井、港口、高速等,都不能在短期内变成现金。所以现在基金公司根本没钱,我就算想帮他们办赎回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赚钱的时候都跟着我,现在一有事就往回缩。我干嘛那么便宜他们,就算有钱,我都不会那么容易给他们。让他们等着去吧,最好是打官司,打个三年五年再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夏先生,您别忘了,那些钱都是通过我们投资给您的。如果您真要耍赖的话,那我们夹在中间就难做人了。”周梁淑怡见夏天这么说,脸色难堪的提醒夏天道。

    私募基金只准许有五十位投资者,所以夏天便把这五十个名额给了自己的亲朋好友及得力属下,以作奖励。

    他们从外面吸收资金,再以他们的名义投资给夏天。夏天给他们年百分之十的分成,他们再给别人百分之七、百分之八,借以赚取差额。

    为了帮亲朋好友赚钱,也为了赚一点利息差,周梁淑怡等人都在外面吸收了大量资金转给了夏天,委托他去投资。如果现在他翻脸,硬不还钱的话,那他们夹在中间,里外不是人,那真是要命了。

    像周梁淑怡就投资给夏天一百二十四亿港币。她自己当然没有那么多钱了,但她是香港“立法局”议员,又是城中名流,结识的有钱人非常多,募集到一百多亿港币自然不难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夏天坚持不办赎回手续,那她可就把这些有钱人都得罪了,而其中很多人是她也得罪不起的,所以这下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这五十人名额给你们的初衷,就是作为奖励的,所以我当然不会让你们难做。”夏天笑道,“你先让大家把所有的赎回申请归类,看看有哪些是可以先搪塞的,就让他们先等一等再说,优先处理那些得罪不起的。

    我自己出钱,把他们的份额买下来。但想本金、利息一起收回是不可能的,我只能打八折收购。他们爱卖不卖,不卖就慢慢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基金可以赎回,也可以转让,当然是前提是有人愿意接盘。不然转让也是转让不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八折?!”周梁淑怡一愣,“会不会太少了?”

    人家出了那么多钱,结果不仅没赚钱,反而还要亏两成。夏天这一刀砍得的确有点凶啊。

    “投资有风险嘛。现在这种形势下,有人肯八折接盘,已经便宜他们了。谁让他们听风就是雨,宁信谣言不信我呢,我干嘛还要让着他们。”夏天又道,“再说他们如果舍不得,完全可以再等段时间嘛。告诉他们不出一年,我保证本金加利息都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那帮人如此可恶,砍他们两成本金,算是便宜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周梁淑怡听他这么说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现在天下基金被人说成是风雨飘摇,又是巨亏,又是违法。说实话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有人肯八成接盘已经很厚道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公司内的情形如何,大家的情绪还稳定吧?”夏天又问周梁淑怡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的情绪还都比较稳定,而且都相信您是被冤枉的。”周梁淑怡肯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告诉大家,不用慌。就算天下基金真的出问题,跟天下集团也没关系,大家的饭碗还是牢固的。让大家做好自己的本分,不要人云亦云,杞人忧天,等我回来的。”夏天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周梁淑怡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周太,有事及时给我打电话。”夏天又道,“另外,对外发表消息,就说我来美国拍摄新片。”

    “嗯?!”周梁淑怡一愣,“夏先生,真的要公布您的踪迹么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你以为我真是落草为寇,狼狈出逃啊?我不过是战略转移而已。”夏天撇撇嘴道,“现在人们之所以惊慌,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我去哪儿了,以为我真的畏罪潜逃了。所以我必须光明正大的站出来,而且活得越高调越公开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周梁淑怡听他这么说,点了点头,“好,那我马上发布消息。”